马某等人涉嫌聚众斗殴案

已经被浏览 357 次 最后更新时间:2017年11月08日 来源:法律顾问部
  • 委托人:马某
  • 委托事项:代理二审诉讼
  • 诉讼标的:0万元
  • 受理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 代理结果:减刑
  • 承办部门:法律顾问部
  • 主办律师:石贵东
  • 承办律师:石贵东

一、简要案情及一审判决

唐山某技校学生王某因琐事与同学宋某发生矛盾,将此事告诉其男友李某某,并让李带人来校找宋某理论此事。20061026日,李某某通过孟某马某某纠集潘某某、马关某郗某某莫某于谋李某郗某赵某某等人分乘刘某所开的千里马轿车与宋某某所开的面包车前往唐山某技校,途中李某某马某某孟某下车购买了6根镐柄分别放在车上。当日1830分左右,李某某等人来到唐山某技校大门口后,王某李某某寻找宋某宋某得知消息后叫其同学韩某袁某等人前往学校大门口欲理论此事。双方相遇后,李某某王某宋某等人发生口角并互殴。潘某某见状持郗某某递给的镐柄、孟某莫某递给的镐柄,马关某郗某某马某某等人分别持镐柄与莫某于谋李某等人一起对宋某韩某袁某等人进行追打。致韩某倒地后,潘某某等人继续用镐柄殴打韩某潘某某并击打其头部,韩某因被钝器打击头部致颅脑损伤死亡。袁某被打致右颞顶硬膜外血肿、右颞顶骨骨折,经鉴定为重伤。2006113日至4日,莫某郗某某郗某潘某某关某孟某、马先后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此案经唐山市公安局开平区分局侦查终结后,通过唐山市开平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唐山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起诉书指控,潘某某李某某孟某、马关某马某某王某李某莫某于谋郗某某犯故意杀人罪,郗某刘某犯聚众斗殴罪。一审诉讼过程中,被告人家属与被害人及家属达成赔偿协议,积极赔偿了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起诉书一致,同时认为李某某组织、纠集他人持镐柄聚众斗殴,系首要分子,并对可能致人重伤或死亡有概括性故意,潘某某持镐柄积极参与聚众斗殴,致人死亡,该二人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十四年;马孟某关某马某某李某莫某于谋郗某某积极参加聚众斗殴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至十年,其中判处马有期徒刑十年;王某郗某刘某积极参加聚众斗殴,但未直接殴打伤亡人员,构成聚众斗殴罪。此案一审判决作出后,马不服上诉,经马家属委托、其本人同意,本所指派石贵东、秦玲两位律师担任马二审辩护人,为马二审辩护。

二、辩护意见及二审判决

本案二审过程中,辩护律师通过认真分析案情,主要提出了以下三点辩护意见,基本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采纳,最终生效判决改判马有期徒刑六年。

1、马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应当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范围内判处刑罚。

本案马与其他被告人一起,共同故意实施了伤害他人身体的行为,最终导致了一名被害人袁某重伤,但并无确凿的证据证实上诉人马等人殴打了另一名被害人韩某的要害部位,并致其死亡。也就是说,马依法只应对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后果承担法律责任。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的,一般情况下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只有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案马不符合“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情形,依法应当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法定刑范围内判处刑罚。

2、上诉人马在本案中所发挥的是次要和辅助作用,依法应当作为从犯从轻、减轻处罚。

本案纠纷并非马所引起,马既不是本案聚众斗殴打为的首要分子,也不是起意者和组织者,而是在李某某通过孟某纠集后,出于哥门意气参与了本案。实施过程中,马也并未参与购买犯罪工具的行为,虽然其也对受害人实施了殴打行为,但其目的主要是辅助李某某潘某某等人实施犯罪行为,其行为并未直接造成受害人重伤的损害后果,对犯罪结果的作用相对小。因此,马在本案中所发挥的作用是次要和辅助作用,依法应当作为从犯从轻、减轻处罚。

3、上诉人马犯罪时未满18周岁,有自首、积极赔偿等情节,也均应在量刑时得到体现。

在本案发生以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以及其所了解的其他共同被告人的全部犯罪事实,其行为具备了《刑法》规定的自首成立条件。而且,马犯罪时未满18周岁,也是《刑法》规定的法定从轻、减轻情节。上述情节,检察机关起诉书,以及原审法院判决书均予以认定,但原审判决在量刑上却没有体现出来。此外,本案发生后,马家属,也与其他被告人家属一道,对被害人及其家属进行了积极的赔偿,弥补了因马犯罪行为给被害人及其家属造成的损失。根据《刑法》罪责刑相适应的基本原则,马上述法定和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均应当在量刑时得到体现。

该案二审改判马六年有期徒刑,一方面是法律上将有利于被告人的所有情节作为辩护的重点,使二审法院能够充分了解被告人马在犯罪行为中所起作用,以及应当考虑的从轻减轻情节;另一方面,律师主动多次与二审法院沟通,使二审法院本着宽严相济、教育为主的刑事政策进行量刑的结果。